德国赛车
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德国赛车 -> 正文
温暖的炉火
发布时间:2020-02-25        王家海      

小时候,我家一直住在章丘一个偏远的乡村里。仲秋过后,乡亲们就开始做过冬的准备了。先掏出炉筒子里的炉灰,然后扒开土炕下面的烟道,一节一节拆卸开竖立的烟筒和烟筒拐子,敲打着把里面的烟灰渣全部掏出来。一切摆弄停妥,重新组装烟筒、烟筒拐子,用黄泥糊好土炕上的烟道。最后,还要抱来一捧柴草放置火炉里点燃,试试烟道是否通畅。就这样,收拾炉火这些简单的动作年复一年。

秋后的高粱秸秆、玉米秸秆不知不觉被乡亲们捡了回来,放置在院落的墙角处,一年一季的玉米芯晒干后藏在了火炕洞里。所有这些,都是乡亲们待冬天来临时,为生火炉储备下的燃料。我所在的村庄周边有几座煤窑,每家煤窑都有一处煤矸堆。于是,每临近冬天,为寻取暖用煤,几处煤矸堆总会被乡亲翻腾好几遍。

天冷了,一家人守在火炉旁。秸秆、玉米芯、捡来的煤块燃烧了起来。不一会儿,便把烟筒烧得通红。放几块地瓜在炉壁上烤,一会儿工夫,揭开炉盖,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。顾不得剥掉烤焦的外皮,急不可待地往嘴里塞,香甜浓郁,解馋又解饿。

上学了,学校教室里生起了火炉。班上6个小组,除打扫卫生外,又多了一项生火炉的工作。我是小组长,只要值日,点火生炉子便成了我的主要任务。下课了,同学们一窝蜂似地往炉子跟前挤,伸出冻裂的小手烤一下暖和暖和。

时代在前进,如今,冬季取暖设施不断变换着花样,土炉子烧火炕已不多见了。但不管怎样,那段平凡的岁月总是让人记忆深刻。特别是那团温暖的炉火,照亮着我一步步从乡村走进城市,走向矿山。

上一条:炸麻花 下一条:爱不会被隔离